通天报论坛正版图2019 > 商业顾问 >

迎接法律顾问30时代 ——税务增值服务的蓝海挖

2019-09-18 11:57 来源: 震仪

  原标题:迎接法律顾问3.0时代 ——税务增值服务的蓝海挖掘丨iCourt

  自2015年起,随着税收立法的不断完善,“营改增”的完成,增值税深化改革的逐步推进,税收优惠政策的频繁推出,国家打击税收违法行为与涉税犯罪力度的逐渐加大,越来越多国内企业开始关注税、重视税,而“税务律师”这一群体也正如新星般冉冉升起。

  提到“税务律师”这几个字,律师业界和企业管理者会有多种认识,有的认为所谓税务律师就是学过税法的律师,有的认为税务律师是专做税务行政复议、诉讼等业务的律师,还有的认为税务律师是一个十分高大上的标签,当然,也有人认为税务律师只是一个噱头而已。

  什么是税务律师?个人认为,从律师行业视角来看,税务律师无外乎两种形态 —— 一是税务专项律师,二是税务增值律师。

  税务专项律师提供的是税务专项服务,如常年税法顾问服务、税务健康体检服务、税收优惠申请服务、税务筹划服务、税务行政救济服务等,可以看出,这些业务和传统的税务师、注册会计师等有着较大程度的重合。

  从市场现状看,企业如果需要此类服务,往往会选择大型的税务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由专业的税务师或会计师提供,因而,税务律师的市场空间和竞争力会受到很大程度的限制。

  现实中,徘徊在税务律师圈子边缘的律师大有人在,但多数都因为上述原因,迟迟未能真正地进入这个圈子。没有客户意味着没有业务,没有业务意味着没有实践,没有实践的「税务律师」,只能停留在理论研讨层面。

  税务增值律师则不同于税务专项律师,其提供的主要是税务增值服务。税务增值服务依托于传统的法律服务,并从税法的视角实现了对传统法律服务的增值。

  对于这类税务律师而言,涉税服务并非业务的核心要素,而只是提高竞争力的工具——竞争的对象不是专业的税务师、会计师,而是律师同行。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术业有专攻。我认为,税务增值律师应当成为税务律师的主流形态。将税务增值服务比作一块蛋糕,传统法律服务是基底,而涉税服务就如同奶油、草莓和巧克力,让蛋糕更漂亮、更香甜。只有奶油和巧克力的蛋糕既吃不饱,又太腻。

  「以专业优化服务、以创意开拓市场」,是本人作为税务律师的执业目标,如何将传统法律服务与涉税服务有机结合,也是我从业以来一直在思考的话题。下面仅以合同审查、刑事辩护、劳动法业务三项传统法律服务为例加以讨论,以期为各位朋友提供些许灵感。

  合同审查是律师的一项基础业务。传统的合同审查往往是从合同条款的完备性、可操作性、风险规避可能性、商业目的符合性等角度进行,旨在寻找并填补交付审查的合同的法律漏洞,提示客户其中存在的法律风险等。

  合同审查的进阶服务就是对其条款中的涉税事项审查,进行税务处理提示、税务风险提示、条款涉税优化等。

  比如,合同当事人、签订合同授权代表、合同标的物、合同价款等的审查就涉及了买方取得的发票是否涉嫌虚开的问题;合同支付方式、支付时间则涉及了增值税纳税义务的发生时间等。

  此外,不同的商业模式的税负也有所不同,通过合同的设计,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税务筹划。这些都是在合同审查服务中可以提供的增值服务。

  不可否认的是,站在客户视角,单独的合同法律审查或单独的合同涉税审查都没有合同法税综合审查来得有价值。

  其一是涉税犯罪的专业性问题。以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为例,其在刑法上的构成要件与在税务稽查程序中的认定标准存在诸多不一致,这就需要刑辩律师懂得什么是增值税、什么是增值税专用发票、专用发票怎么开具、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在税法上和刑法上的行为特征、认定标准之间的差别等专业性问题。

  其二是税务稽查程序与刑事程序的衔接问题。传统的刑事辩护业务是与公检法打交道的,但在涉税案件中,与税务机关打交道则成为了一件不可避免的事。

  根据《行政处罚法》和《税务稽查工作规程(国税发〔2009〕157号)》等的有关规定,税收违法行为涉嫌犯罪的,税务机关有义务将其移交公安机关,对于达到《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立案标准,涉嫌犯罪的,公安机关应当依法立案,启动刑事侦查程序。

  实践中,查处税收违法行为的主要是各地税务局的稽查局,由稽查局移送公安的刑事案件往往离不开税务稽查程序。

  税务稽查程序是行政程序,有其独有的程序特色与救济路径。行政救济的结果又会对刑事犯罪的认定产生重要影响。

  因此,刑辩律师如果掌握了税务稽查程序、税务行政救济程序,则可以在收案环节给予客户更专业的咨询,在侦查、起诉、审判阶段提供更专业的辩护意见,甚至可以有效地延长业务链条、增加收入。

  2019年1月1日起,新修改的《个人所得税法》付诸全面实施,与此同时,按照国地税征管体制改革安排,社保征收也开始陆续由社保部门向税务部门转移。这两件大事,无论是对国家、企业,还是个人都产生了深厚且长远的影响。

  可以说,我们已经迎来了「新个税法时代」,同时也进入了「社保改革过渡期」。传统劳动法业务与税法——尤其是新个税法的结合,是一项重要的话题。

  在进行全国巡讲的过程中,我接触了百余家大型企业的HR和财务工作者,通过学员的反馈发现,企业对于人力资源法税服务的需求十分明显。具体而言,可以表现为以下几种类型:

  作为企业的法律顾问,回复顾问单位的咨询是最常见的业务。学习新个税法,可以将咨询的领域有效延伸。比如个税法、劳动法、社保法三法视角下职工薪酬的不同处理、灵活用工模式下的税务问题等,只要学习了相关的专业知识,就可以有效地解决。

  新个税法下,个人所得税的扣缴方式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由曾经单一的代扣代缴变为了代扣代缴与预扣预缴相结合的形式,企业作为扣缴义务人,必须依法履行扣缴义务,不容有差,否则将承担行政责任、民事赔偿责任和用人单位责任。

  比如扣而未缴、未扣缴、扣错人、扣多了等情形,都有相应的责任形式。作为企业的法律顾问,可以在扣缴义务的依法履行方面为企业保驾护航。

  新个税法时代与社保改革过渡期,企业最关心的问题就是人力资源成本的控制。而人力资源成本规划,除了属于HR专业的薪酬设计外,还包括了个税的有效筹划、社保统筹的有效筹划、股权激励模式设计、用工模式设计(如当下最热门的灵活用工模式、涉税统筹与法律文本制作等)。

  这些服务必须将个税法、劳动法、合同法与社保法有机结合,同样是专属于税务律师的业务。

  实践中,集团公司往往存在着「上调下派」等跨主体、跨区域的用工关系,其中存在着大量的个税风险、社保风险及劳动法风险。作为企业的法律顾问,需要具有识别这些风险的能力、解决问题的思路,并能够制作相关的法律文本。

  此前,涉税劳动争议数量在劳动争议中占比并不高,但2020年3月1日即将迎来新个税法实施后的第一个汇算清缴期。

  随着新个税普法力度的增强,以及社保归税的情绪渲染,可以预见的是,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的涉税劳动争议或涉税民事争议的数量将井喷式地增加。如何处理这些争议,也是专属于税务律师的业务。

  最原始的公司法律顾问主要集中于纠纷诉讼的事后处理等救济工作,扮演的是救火队和消防员的角色,这种工作模式和职责定位越来越难以满足公司发展的需求。由于法律风险控制工作的缺失,公司常常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

  随后,越来越多的律师致力于打造新型的公司律师,将风险的关口提前,从事后处理发展为事前预防、事中的控制,将风险管理的理念、方法全面引入公司法律事务管理工作,承担着公司的守夜人角色,法律顾问也正式进入了2.0时代。

  2012年12月,全国律协正式成立了财税法专业委员会,近年来各种形态的税务律师数量大幅度增长,税务律师作为企业的法律顾问,不仅能从法律层面为企业的经营活动把关,更能从财商税角度为企业内控出谋划策。传统的法律顾问为企业「省钱」,法税综合顾问不仅可以为企业省钱,更能为企业「赚钱」。

  法税系统是专门为律师快速切入涉税服务,升级法律顾问服务而打造的智能交易型系统。

  更有股税知识集训课程、模版化税筹方案、区域市场专业讲师团队全方位助力法税天使用户从知识技能到税筹产品、市场开拓快速将传统法律服务与涉税业务相结合。iCourt法税团队期待与您共同开启法税蓝海新时代!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footer.htm